新浪新聞客戶端

“摸金校尉”盯上戰國古墓,70余件珍貴文物流向黑市

“摸金校尉”盯上戰國古墓,70余件珍貴文物流向黑市
2020年12月11日 08:38 檢察日報正義網

  原標題:“摸金校尉”盯上戰國古墓,70余件珍貴文物流向黑市

  千里淮河萬卷書,四季浪花唱古今。作為楚國故都,淮水之側的淮南擁有太多記錄楚國風韻的時間密碼,而坐落于安徽省淮南市三和鎮徐洼村的武王墩古墓作為目前已發掘的萬余座楚墓中唯一一座王級大墓,于1981年被確定為安徽省重點文物保護單位。近年來,由于武王墩古墓本身蘊含的巨大經濟價值,一些“摸金校尉”們趨之若鶩地將罪惡之手伸向了那些流傳千年的文化瑰寶。

  今年9月,經淮南市大通區檢察院提起公訴,法院以盜掘古墓葬罪,倒賣文物罪,盜竊罪,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罪等判處被告人張某等28人有期徒刑十三年八個月至有期徒刑一年,緩刑一年不等的刑罰。至此,這些盜墓賊最終自食了貪婪的苦果。

  然而,令負責此案的司法人員遺憾的是,本案中倒賣文物的“終極大佬”劉某園盡管已被網上追逃多時,其下落始終是個謎。

  功夫不負有心人,今年10月16日,潛逃多時的劉某園被抓獲歸案;10月21日,劉某園被押解回淮南。12月8日,淮南市大通區檢察院以涉嫌倒賣文物罪對劉某園作出了批準逮捕的決定,目前該案正在進一步辦理中。

  利欲熏心

  “摸金校尉”盯上楚國古墓葬

  事情要從2015年說起,家住河南省的徐某輝聽說安徽淮南有座武王墩古墓葬,歷史非常悠久,里面的文物數不勝數,于是聯系同鄉索某、趙某陽、孫某等人攜帶炸藥、探針、洛陽鏟等盜墓工具,利用夜色掩護,對武王墩古墓葬進行了長達一個月的持續盜掘,后因被周邊村民發現盜洞痕跡且盜墓資金不足,該伙人被迫停止盜掘。

  2015年底,不甘心上一次的失敗,該團伙改由張某出資,索某、趙某陽、夏某杰、張某超、孫某等人備好作案工具,在第一次盜掘的基礎上先后兩次又對武王墩古墓葬進行盜掘,其間因“技術大佬”夏某震的加入,該團伙最終從墓葬中盜得青銅編鐘、青銅老虎、方形銅構件等大量珍貴文物,經文物部門鑒定,多為一級文物、二級文物。

  該盜墓團伙在盜掘武王墩古墓葬后,又把罪惡之手伸向了位于安徽省壽縣的廉頗墓和位于淮南市謝家集區唐山鎮的九里村古墓。通過使用探針、洛陽鏟等工具對這兩座古墓葬展開盜掘,后因被公安機關及時抓獲,該團伙未能從上述兩座古墓葬中盜得文物。經鑒定,九里村古墓是一座東漢至南朝時期的古墓,具有歷史、藝術、科學價值,而廉頗墓更是安徽省第五批省級文物保護單位。

  分贓不均

  團伙上演“黑吃黑”大戲

  該盜墓團伙中的成員張某超在參與盜掘武王墩古墓葬后,因與團伙其他成員關系不好,擔心自己在后續分贓過程中吃虧,遂萌生了將盜掘出土的文物偷走再倒賣的想法。

  張某超把自己的想法跟同鄉聶某說了之后,二人都覺得這是個“生財”之道,遂一拍即合,由張某超帶路,聶某又糾集了張某文、劉某生等人駕車來到淮南市八公山,利用夜色掩護,潛入到藏匿文物的盜墓團伙成員孫某家附近,張某超等人用“老本行”,在孫某家圍墻外利用工具掏出洞口,將藏在孫某家臥室的從武王墩古墓葬中盜掘出的4件木質漆器文物盜走并藏于聶某家中。

  隨后聶某通過劉某生聯系到殷某慶、葛某康等人將上述所盜4件文物運至江蘇昆山某拍賣公司寄賣。經文物部門鑒定,該4件木器文物為戰國時期楚國漆木彩繪虎座鳳鳥鼓架,均為一級文物。

  收購文物又聯系捐獻

  拍賣行老板另有所圖

  2017年5月,殷某慶、葛某康等人將被盜的4件木質漆器文物運至江蘇昆山周某文擔任法定代表人的拍賣公司寄賣,周某文預感這些應該是“老東西”,遂私自將該批文物上剝落的碎片收集起來,帶到北京等地進行碳-14測試,檢測結果顯示該物品所屬年代在公元前幾百年至公元后幾十年之間,因此周某文確定,該批木質漆器是較為珍貴的文物。

  此時該批木質漆器已被殷某慶等人拉回去了,為了得到該批文物,在征得其他股東同意后,周某文讓公司銷售總監劉某與殷某慶等人商談購買事宜,最終由公司出資13.5萬元購得該4件木質漆器。

  令人驚訝的是,周某文買下該批文物不為高價賣出,卻有更“精明”的想法:如何能在競爭激烈的市場中提高自己公司的知名度?周某文琢磨著何不將這批“老東西”以比較低的價格買下來,然后再捐獻給博物館,以此來提升公司名氣呢。因此在購買了該批文物后,周某文并未像傳統文物販子一樣尋找買家,而是積極與國內幾家知名的博物館聯系,以期捐獻該四件木質漆器。

  然而事與愿違,由于盜墓賊在盜掘過程中未采取妥善的保存手段,導致文物表面漆器剝落嚴重,因此周某文聯系的多家博物館均以“無法判斷文物真假”以及“暫時缺乏保管條件”等理由拒絕接收,周某文試圖通過捐獻文物來提升自己公司行業競爭力的“大義”之舉最終化為泡影。

  值得一提的是,偵查機關最初以周某文、劉某涉嫌倒賣文物罪移送審查起訴,承辦檢察官在查閱了卷宗資料后認為,周某文、劉某的行為與傳統文物販子截然不同,他們在買下該批文物后多方聯系捐獻事宜,并表示若有博物館愿意接收,則不要物質獎勵,舉辦捐獻儀式并注明捐獻人即可。其目的并非牟利,這與倒賣文物罪要求的主觀上必須“以牟利為目的”相悖,因此檢察機關最終決定以涉嫌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罪對該二人提起公訴,最終也得到了法院的支持。

  大量文物都流到同一買家手中

  文物本身蘊含的巨大經濟價值讓盜墓賊們甘愿鋌而走險。對他們來說,如何將“新鮮出爐”的文物變成既得的經濟利益才是第一要義。從武王墩古墓中盜掘出的第一批文物中,2個青銅獸頭被團伙成員夏某震藏匿在家中,其余20余件文物由團伙成員張某幾經波折找到文物販子牛某峰作為中間人,并最終以700余萬元的價格賣給劉某園,所得收益被盜墓團伙成員瓜分殆盡。

  從武王墩古墓中盜掘出第二批文物后,團伙成員夏某震聯系到馬某峰(此前曾因倒賣文物獲刑)。看到“好東西”的馬某峰還是決定以50余萬元的價格將青銅編鐘、虎形木質漆器底座從夏某震的手中買下,又通過文物販子翟某民的介紹,最終以80萬元的價格賣給了劉某園。此次出土的其余10余個編磬、1個木質鴿子、3個鎏金青銅把手、9個石圭板、2個木質圓形墩子等文物最終也悉數落入劉某園手中。

  該盜墓團伙分兩次從武王墩古墓中盜掘出70余件文物,經鑒定,其中一級文物26件,二級文物32件,三級文物16件,一般文物1件。而這批文物中,有60余件最終都流向了一個叫劉某園的人,劉某園是誰?他在哪里?他有沒有再次將文物倒賣出去?這些都牽動著辦案人員的心。

  今年10月16日14時許,被公安部列為A級通緝犯一年有余的劉某園在江蘇蘇州落網,該案塵埃落定。令人意外的是,這個“大佬”級的文物販子竟然是個“80后”年輕人。

  因為喜好古董,劉某園自高中起就走上了古董收藏之路。2016年的一天,“倒爺”牛某峰聯系上劉某園,稱自己手里有一批文物,詢問劉某園是否感興趣,劉某園表示愿意看看,隨后牛某峰將從盜墓團伙成員張某手中購買的大量文物打包拿到劉某園位于南京的古玩店中,劉某園最后以700萬元的價格從牛某峰手中購買了全部文物。

  另外,“倒爺”馬某峰從盜墓團伙成員夏某震手中購得青銅編鐘和虎形木質漆器底座后急于出手,便拜托文物販子翟某民幫忙尋找買家,翟某民遂介紹朋友鄧某宏來到馬某峰家中購買該批文物,鄧某宏以60萬元的價格購買了9個青銅編鐘和2個虎形木質漆器底座,隨后鄧某宏伙同翟某民來到劉某園位于江蘇南京的古玩店中,想通過劉某園介紹將文物倒賣出去,經多方協商,最終由劉某園出資80萬元將該批文物從鄧某宏手中買走。

  依法辦案

  檢察機關促使文物保護改造升級

  本案涉案人員之多,涉案金額之大,社會影響之惡劣,實屬淮南地區盜墓案件之最。

  案發后,犯罪分子及其家人為爭取寬大處理,積極配合追回文物。據統計,牛某峰家人追回并上交各類文物幾十件。翟某民上交9個青銅編鐘。經團伙成員辨認,上述追回的文物均來自被盜的武王墩古墓。

  檢察機關在辦理此案時始終持客觀公正的辦案原則,在追查文物、追繳贓款、文物保護等方面做出巨大努力,通過與公安機關協調配合,多次走訪案發現場,實地探訪文物流失地,敦促相關人員盡快上交涉案文物,并積極做好被告人思想工作,鼓勵被告人退繳贓款45萬余元。又結合案件實際,充分考慮各被告人的犯罪情節、所起作用、犯罪前科、認罪態度等因素,堅持罪責刑相適應原則,對部分符合條件的被告人適用了認罪認罰從寬制度,此舉不僅依法準確打擊了犯罪、保障了被告人權利,還大大提高了辦案效率。與此同時,檢察機關還從建章立制、案發現場加裝攝像頭、涉案文物搶救性保護等方面向當地文物部門提出了許多合理的建議。

  目前,經淮南市發展與改革委員會批準,由淮南市文化和旅游局具體建設,武王墩古墓葬發掘配套工程的建設已經提上了日程。

責任編輯:賈楠 SN245

熱門推薦

新浪熱榜

微博/微信掃碼去APP查看

新浪新聞意見反饋留言板 400-052-0066 歡迎批評指正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4000520066
舉報郵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權所有